哈利波特尋找家庭的過程如何反映我們的親子關係?

  孤兒是兒童文學中熟悉的人物。讓父母離開通常是必要的前提,使兒童主角能夠在沒有成人干預的情況下踏上冒險之旅。但在J.K.Rowling的“哈利波特”系列中,這位年輕英雄的孤兒狀態不僅僅是一個情節設備:它是驅動這些故事的情感引擎。

  正如英國開放大學前任講師珍妮特·塞登所寫的那樣:「J.K.Rowling的書中最強烈的訊息是那些關於養育孩子所需要的品質,因為達利和哈利真是屬於巫師在麻瓜社區裡生活的對比」。這些信息反映了育兒研究人員和社會護理從業者的發現。

  在第一本書的開場景中,我們看到孤兒哈利像嬰兒一樣被送到養父母德思禮家的家中。威農叔叔和佩妮阿姨向讀者展現了一個可怕的養育父母的諷刺漫畫:他們完全缺乏對哈利的愛,同時溺愛他們親生兒子達利。

  與德思禮家完全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哈利最好的朋友,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家人—榮恩.衛斯理。衛斯理家在簡陋的家中向我們展示了一個貧窮、混亂、但充滿愛心和包容的家庭的形象,與德思禮家的完美無瑕但完全無愛的世界形成鮮明對比。這裡所傳達的訊息正是:養育不是關於完美,而是關於真正的愛和溫暖。

  有趣的是,三個人將哈利送到他的新家—阿不思.鄧不利多、麥格教授、還有海格,也都以不同的方式扮演替代父母的角色。他們當中沒有一個是跟哈利有血緣關係的親屬,但他們為他提供了比他的血親更多的照顧。他們代表的機構—霍格華茲,正成為哈利真正的第二個家,他可以表現他真正的自我,成為他真正想做的人。在第一本書的最後一幕中,哈利和他的朋友們即將在學期末趕上火車回家時,哈利說「I‘m not going home, not really」。

  如果「哈利波特」系列體現了英雄對家庭和家庭的追求,那麼他就會特別關注他對父親的追求,並且書中出現了許多父親形象。鄧不利多代表的父親是明智的導師,但他也是一個神奇的人物,當他們看起來渺無希望時,他的出現可以讓事情變得更好。海格向我們展現了父親像是頑皮男孩的一面,永遠冒著荒謬的風險,但永遠支持著哈利。另一位父親的形像在第三本書中才出現,雖然最初是因為他不好的名聲才對哈利隱瞞的,天狼星布萊克所代表的父親正是英雄。

  哈利的親生父親詹姆斯雖然已經去世了,但仍然是故事中的重要人物。系列中最令人痛苦的場景之一發生在第一本書中,當時哈利發現了神奇的意若思鏡。他認為他可以看到他死去的父母在向他揮手,直到鄧不利多告訴他,人們在鏡子裡看到的只是他們最深的慾望。在第三本書中,哈利以為他被他已故父親的守護神從可怕的催狂魔中解救出來。這些幻象可以被視為象徵兒童內化父母形象的方式。當鄧不利多告訴哈利:「你父親在你裡面活著,哈利,當你需要他時,他就會顯現出來的」。

  近年來,大眾對養育子女的擔憂主要集中在缺席的父親身上,以及男孩尤其是在沒有男性榜樣的情況下長大更是的明顯問題。最近,英國開放大學與兒童行動組織合作探討了這個問題,採訪與社會護理服務機構接觸的男孩和年輕人。他們發現,志工或照顧者的性別對男孩的重要性低於個人品質,如溫暖、真誠和一致性。哈利波特的故事與這些發現相呼應。父母形象的身份,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、巫師或麻瓜、血親還是非血親,對於哈利來說這些條件相較起來不是那麼重要,更重要的是他們對孩子表現出真正的感情。畢竟,正如鄧不利多向哈利解釋的那樣,讓他免於伏地魔邪惡魔法毒手的、拯救他的正是他父母親的愛。就育兒而言,也許哈利波特書中最重要的信息是「在一天結束時,愛真的就是你所需要的。」

參考:Seden, J. (2002), ‘Parenting and the Harry Potter stories: a social care perspective’, Children & Society, Vol.16, pp 295–305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