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咖啡日,飄盪在文學裡的咖啡香氣

  總部在英國倫敦的國際咖啡組織(ICO)1963年成立,目前有74個成員國及全球27家咖啡協會,他們以為全球咖啡農追求良好生活為使命。ICO於2015年7月宣佈,將首屆國際咖啡日(International Coffee Day)定於10月1日,讓全球咖啡愛好者歡慶咖啡的濃醇香。

  英國《衛報》則在國際咖啡日這天,整理文學作品裡的咖啡香,分享曾經讓你我心靈一振的文學咖啡香。


露意莎•梅•奧爾柯特《小婦人》

「此時此刻,我寧可啜飲咖啡,也不想聽讚美。」


- 

泰瑞•普萊契《碟形世界特警隊7:砰!砰!砰!》

「喝咖啡是一種竊取時間的方式,而這種偷竊的權利應屬於老年的你。」


雷蒙•錢德勒《The Long Goodbye 》

「我走出廚房沖咖啡,大量的咖啡。豐富、濃烈、帶點苦味、燙舌、冷酷而邪惡。疲勞男子的生命之泉。」


- 

T•S•艾略特《阿爾弗瑞德‧普魯弗洛克的情歌》

「因我早已洞悉了一切,洞悉了一切—洞悉了傍晚,午後,晨間,我用咖啡匙量走了我的一生。」


琳妮•雷德•班克斯《The L-Shaped Room》

「她倒咖啡,咖啡好濃烈,濃烈到咖啡從壺子裡流洩出來時,彷彿在咆嘯,然後她坐了下來,把小貓抱到膝上。」


厄尼斯特•海明威《太陽照常升起》

「喝點咖啡。」我說。

「很好。咖啡對你很好。裡頭有咖啡因。咖啡因把男人送上女人的馬鞍,把女人送進男人的墳墓。」


村上春樹《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》

「咖啡的新鮮香氣很快地飄蕩在整間公寓,劃分了黑夜與白天。」


托馬斯‧德‧昆西《Narrative and Miscellaneous Papers》

「一個人終究會死,而且在死後的世界裡,老天啊!沒有咖啡。有時候,他會由他的座位起身,打開那扇門,然後虛弱無力地抱怨吼道『咖啡!咖啡!』」


傑羅姆•大衛•沙林傑《麥田捕手》

「某事真的會把我徹底惹惱,如果有人說咖啡已經好了,但事實上並非如此。」


羅貝托.博拉紐《The Savage Detectives》

「12月16日。我真的病了。Rosario要我待在床上。她出門上班前,去向鄰居借了熱水瓶,然後留給我半公升咖啡和4顆阿斯匹靈。我發燒了。我必須著手並完成兩首詩。」


  人手一杯咖啡在現代的社會中已是習以為常的一種現象,但咖啡不僅是在現代生活中飄香,它的香氣也迴盪在許多的文學作品當中,你也喜歡喝咖啡嗎?鼓勵你也分享咖啡對你生活來說是如何的吧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